松风山月无长策

此身惟好静,万事不关心

【也青】入怀 再续

提前祝青仔生日快乐!明天不一定有空,QAQ
天气转凉,大家多注意身体,不要像咸鱼lo主一样病了,_(:3」∠)_ ​​
王道士和青狐狸的平安京非常规物语第三弹,写得超烂
OOC is as rio as 也青。

雨停的时候,紫阳花已经枯萎成漂亮的颜色。
鲜艳的美色脱去水分,依旧是令人为之动容的美丽。唯有在时光的蹂躏后褪尽实用,留存下来的无用,才能冠以这种带着悲哀的美丽。
可惜,王也无从欣赏。
他依旧没有找到可以托付琵琶的人物。
诸葛青被温养在他身侧,倒是找回了一点微薄的力量,便再也不肯寄居在琵琶里了。
他时常趴在王也的肩膀上,冷笑着嘲弄欺世盗名之辈辈出的时代。灵体并没有真正的分量,只是一身火红的皮毛,在夏日里看...

突发,but not breaking
看到全世界都在搞无料,也想搞一个也青的突发无料,托我家甜甜带去cp帮忙交换太太们的无料。
没啥本事,只能做得花哨些。
目前的计划是包括《入彀》约1w2字,《入怀》约7k,再加一个《入瓮》或者《入幕》的假车3k,合计约2w2。目前进度:9k6/2w。如果快印不给印,我就换一个其它什么的……
封面和G还没约,排版约好了,是相熟的太太,非常靠谱。最高记录是only前三天我俩开了房,我一边写她一边排。
封面如果没有约到合适的就做设计封,约到再说其它,工艺和特种纸根据封面来定。啥都没有就黑底烫银or牛皮纸烫金。内页反正字不多,应该是100克黄道林。
随无料附赠的小礼物约了狐狸...

【也青】入怀 续

明明是一发完结,结果有了个新梗,想再填几笔。结果写着写着,以为可以结束了,才想起来,明明不是要写这个梗……
还有,只要老王一开腔,这文马上就从和式崩了,绝望.jpg。京片子太洗脑了,我控制不住啊,_(:3」∠)_ ​​。
OOC,出国道士王也和狐狸精诸葛青的平安时代咸鱼行。
其实时间线乱了,不要在意(。

藤花谢尽后,便进入了水无月。
虽然写作“无”字,但是其实是“之”的意思。被水汽所充盈的月份,正是所谓的梅雨季节。今日也不例外。人如水中游。
诸葛青懒洋洋地跟在王也的身后,好像没有骨头一样。狐狸是喜欢水的动物,但是对于现在的诸葛青来说,有没有骨头和能不能玩水一样,都没有什么意义。
王也此行的终点是京畿西北的祇...

【也青】入怀

卧槽,官方这什么官宣?!!我就是明天在考场上当众痛哭落泪,今晚也要表达我的炸裂啊!!!速度摸个段子(。
OOC,平安时代的外国道士和妖精
小声:在入彀其四底下猜我学法的太太们,你们猜错啦,不过第四章确实提到了我的专业,猜中有惊喜(喂)

美人当弹琵琶。
当幽怨的琵琶声从梁上传来的时候,就连寺里的僧侣都如痴如醉。没有人怀疑,这样优美高明的曲子,不是出自一位风雅高贵的美人之手。
一日、两日,夜里的琵琶从中宵弹到了天明。如是三月,便是铁打的筋骨也吃不消。又听寺外的农夫说雨天里那琵琶也能隔着重重的雨幕传到人家里,清晰得像是就在耳边萦绕。
于是,所有人都知道了,寺里弹琵琶的,不是浪迹的艺人,而是妖怪。
名为王也的方士是...

【也青】入彀 其四

混个更,考到昏迷。

待修。



诸葛青的生物钟严格遵照了北京时间。
他年轻的时候可以过在巴黎喂鸽子的时间、在百老汇的时间、甚至是哪个见鬼的大西洋岛国的土著时间,不过自从搬到四合院里,逐渐也同化成了北京时间。
半开放式的厨房里厨具一应具全,鸡蛋培根面包一条龙都有机器进行标准的现代化操作,德国进口的全套食品切割工具瞅着可以本色演出电锯惊魂,其严谨程度直追国家级实验室。诸葛青需要做的,大概也就是按按开关,做一个好看的摆盘而已。
橱柜里放着整套的RC骨瓷,虽然在收藏界算不上什么贵价的玩意儿,不过也是乔迁时候备下的。当时也许是想着两个大男人再怎么细,偶尔也会有岁岁平安,总之购置的就会听个响还是在适度心疼范围里...

老青胸以下全是腿儿!!!

千风折杨柳:

梓梓的也青

周六睡了一天就晚了......2P给你个青仔狐,原谅我叭【

记个脑洞,18r。前情提要是老青带老王回诸葛村玩,于是泛舟莲花池。
如果考完试自觉没被退学,11.15就把这个整出来(。

【也青】入彀 其三

新文三更达成,√。
Lo主下周期中考去了,这几天更新随缘,么么哒(不要误会,研究生也是要期中考的!要落泪了。)
老王side,王道长在我手底下,彻底没有c了/ 南方人不懂帝都的贫(咦

王也这个人,虽然是富商蓄贾出身的小少爷,但是从来没什么食不厌精的破毛病。家里有一个军队出身的老爹,平日里也没什么七七八八的门道,在一众发小里,算是勤俭持家的主——也可能是懒得花钱。
不过也有关系没那么好的太子爷指名道姓地说过,京城里分三六九等,可他王也王大爷那德行儿,压根儿是看不上凡夫俗子。
他王大爷听到这番言论的时候,正从太子坡走古神道,往去紫霄,给他那师傅去龙泉观跑腿,拿武当山旅游经济发开特区的文件。听完微信那头发小的...

【也青】入彀 其二

北极圈研究员头一次收到这么多心心,好像突然空降赤道,超级感谢!

持续ooc,今天是老青side。会交替进行哒,比心。
这更献给被我刚抓下坑的@千风折杨柳 ,|・ω・`)

诸葛青早年是惯着西装的。也许是生活在一方被拘着的天地里,他对于这种舶来的东西,格外有好感。恰好他身材修长,带了修行者的挺拔,也算得上行走的衣架子。
又兼之这人是诸葛村的少爷,天生根骨,只要踏实半分,通天大道便平坦宽阔,水到渠成。天纵奇才之下,哪家不是娇生惯养?对于长辈而言,既然功课里已经那么严苛,平日里宠溺几分也不是什么大事。
成套的西装从他方来,面料考究,做工精细,熨帖挺括,价签上的数字也是让人咂舌。说来算是宠溺,可说到...

【也青】入彀 其一

新入坑的,不了解流程,是先跪还是先挖坑(。
随便搞搞,ooc。

好神仙非慕其輕舉,將以不可求之事求之,其意欲耗壯心,遣餘年也。*

其一
诸葛青油尽灯枯的时间,比这一辈所有人来得都要早。
窥天机的术士,逃不开孤、夭、贫三个字。诸葛青自幼生长在武侯一门,对于这样的命运从来都处之坦然,理所应当。是以临到他头上,也不觉惊惶。
他躺在葡萄架下头,藤椅不紧不慢地摇着。阳光穿过春荫落在他脸上,他甚至还心情很好地敲着手指,琢磨今年的葡萄收成好也不好。
这四合院在天子脚下,方位极好,风水极佳,别说是他们这样的异人,就是一般风水师傅都能一眼看出得好。所以王也同诸葛青正式开始事实婚姻的时候,便掏空了自己的小金库,买下了这一整座院...